搜索

面临多重问题 万亿级环保产业经受最严考验

11
作者:佑一來源:北極星環保網

“這不是一次緩慢發酵,而是差异于以往的斷崖式危機,行業已是哀聲一片。危機去年底開始至今,大的政策環境如若不變,還將持續1年-1年半。目前,雖沒人能預測最終結果,但可判斷,這是2008年以來環保産業遭遇的最嚴考驗。”近日在2018中國環境産業高峰論壇現場,北控水務集團高級副總裁于立國這樣告訴記者。

環保産業深陷危機——這是在場20多位企業家代表的一致觀點。近期陸續公布的2018年中期預報也佐證,行業收益嚴重下滑,資産負債率同比提高,多家企業現金流量淨額爲負,包罗中節能在內的龍頭企業紛紛出現債務違約。

國家空前重視環保工作、政策環境一片利好,如今正是環保企業摩拳擦掌、大顯身手的時機。危機到底從何而至?行業可否逆風翻盤?

危機四起沖擊強烈

“我常給金融界的朋友開玩笑,上海、香港等全球金融中心,基本都建在沿海地區。如不重視環保,未來海平面上升,你們可能都要搬到山上去了。”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委員會主任馬俊的一席話,引發現場陣陣笑聲。

根據主辦方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下稱“環境商會”)部署,論壇開場談的不是汙染治理、環保技術等行業熱門話題,包罗馬俊在內的兩位經濟學專家首先發言,關注點落在了“金融”。這或許不是偶然,近期業內一連串“反常”事件足以引起反思。

先是集中发作的债务危机。以煤炭清洁利用技术见长的神雾集团资金链断裂,旗下两家上市公司分别被司法冻结3.17亿、3.49亿股;国内第一大生物质发电明星企业凯迪生态,被曝出有息债务147.5亿元,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C;央企中唯一以节能环保为主业的中节能集团也未幸免,4只债券被暂停上市,总规模达50亿元……近半年来,接近30家環保企業接连中招。

危機還體現在企業與政府合作的PPP項目上。作为重要进展方式之一,PPP項目曾大受环保行业青睐,其数量、投资额增长之快引得叫好不停。如今,这些项目似乎成了“烫手山芋”。“继续做,越亏越多;断然放弃,政府又没钱结算,亏得还是企业。不少项目进退两难、难以支撑。PPP項目资不抵债、重新谈判、清理出库等现象,近期不在少数。”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一批企业现已选择“断臂求生”,希望找到下家出让项目。

“近期,資本市場對環保産業的態度確實由熱轉冷。多重因素疊加之下,行業正遭遇來自方方面面的強烈沖擊。”環境商會會長、博天環境董事長趙笠鈞坦言。

內功不足忽視風險

不行否認,環境保護正在受到空前重視。無論從規劃目標、政策支持,還是實際行動層面,環保都是“硬任務”。如生態環境部副部長黃潤秋所言,“成績取得與環境産業界卓有成效的貢獻分不開”。

2016年,環保産業以1.5萬億的銷售規模,大步邁入萬億等級;2017年,行業再創新高,收入較同期增長17.4%。一度風光無限,如今爲何身陷困境?

馬俊指出,問題並非一日形成,環保産業特性早已埋下危機。“要扭轉不合理的産業、能源及交通結構,測算顯示需4萬億資金。但過去幾年,從中央到地方政府的投入也就3000多億,連10%都不到。這意味著,須靠民間資本、社會力量的支持。環保項目運行動辄10年、15年,周期普遍較長。參與企業免不了向銀行貸款,但我國銀行的平均貸款期限卻只有2年。短期內不斷再融資或把短期貸款拿來做長期投資,導致企業風險加劇。”

其次是風險防控能力不足。“很多人認爲,環保市場非常大。有的蜂擁而至,卻也有人萬劫不複。”在桑德集團董事長文一波看來,企業若未掌握好自身內功與風險利用之間的平衡,也有可能栽跟頭。

一是來自企業自己的資金風險;二是“回款難”帶來的支付風險。“有時不是不想做項目,而是複雜配景下,我們必須謹慎考慮。”清新環境總裁張根華体现贊同,尤其對民企而言,需做好風險防控的充实准備,“好比,民企的優勢在于技術和運營服務,而不是資金,對此就應揚長避短。”

此外,還因部门企業無序擴張、過于冒進。“環保産業近年迎來一個不小熱潮。博天去年才剛上市,如果早點,也難保證自己不會‘瘋狂’。”趙笠鈞笑稱。他指出,企業投資還需冷靜,選擇真正適合自己的項目。“機會來了,一定要先評估自身實力。過分冒進,機會實則成了陷阱。”

洗牌重組?絕地反擊?

“其实,危机也不完全算坏事。”于立国话锋一转,“环保行业在进展中已出现一些不健康因素,别说‘蓝海变红海’,甚至是有些‘发紫’了。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次优胜劣汰、洗牌重组的过程。让真正有实力的企业生存下来。”要绝地反击,環保企業还缺什么?

“不要將目光盯在資本運作、拿項目上。應苦練內功,提高自己的創新能力和水平。”黃潤秋首先支招。他舉例稱,我國燃煤電廠經曆了1997、2003、2001年三次煙氣治理升級,排放標准顯著提高;2016年,又通過超低排放改造,讓二氧化硫、煙塵等主要汙染物指標大幅降低。技術創新不僅有效解決燃煤汙染,協助改變我國大氣汙染治理格局,也爲打贏藍天保衛戰提供堅實保障。“可想而知,就這一項技術對我國汙染治理的貢獻有多大。”

環保企業作为污染防治攻坚战的主力军之一,要主动做好集成创新,尤其在引进汲取的同时要做好再创新。“惋惜的是,目前在这块有战略眼光的環保企業不多,这是每一个環保企業家的责任。”黄润秋称。

國務院參事、科技部原副部長劉燕華指出,相關末端治理的環境技術現有很多,但更爲困難、更受關心的是,如何加大創新供給、突破治理成本。“長遠來看,環境汙染替代性技術和替代品的技術,智能化收集和處理技術的創新活動將更活躍,前端處理與新興技術相融合的創新成爲大勢所趨。”

與此同時,需提升環保工程的質量保障。“治理效果依賴于環保工程,工程依賴質量,而質量問題一直是環境産業面臨的重大難題。在此方面,我們吃過很多虧,也有不少教訓。”黃潤秋稱,很多時候,往往不是技術不行,問題出在治理上。

針對融資難等“先天不足”,馬俊透露業內目前也在探究解決方案。“好比,嘗試建立環境資源的抵質押系統,碳排放權、用能權等都可能被企業用作獲得融資的方式。相關機制正在研究中。”

原標題:萬億級環保産業經受最嚴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