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超部级”大氣汙染防治領導小組 这些前世你应该知道

12
作者:佑一來源:北極星環保網

北極星大氣網訊:在一萬五千字的《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文本中,一個細微的改動不那麽引入注意: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協調小組”升格爲“領導小組”。

与中央的領導小組更偏宏观差异,国务院的領導小組则针对某个特定领域而设置,而像这次聚焦在特定地区和特定领域的小组比力罕见。

此前京津冀的聯防聯控,環境部、京津冀三地政府都是部級機構,難以協調。

一詞之差的升格

在一万五千字的《打赢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文本中,一個細微的改動不那麽引入注意: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協調小組”升格爲“領導小組”。

一詞之差,機制卻大不相同。

2018年7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布的通知更明确了这个差异:領導小組将统筹研究解决区域大气环境突出问题,包罗指导、督促、监督有关部门和地方落实,组织实施考评奖惩措施。

首先是組長人選的升格。

領導小組组长由正部级改为副国级,由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任组长。副组长分别是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北京市市长陈吉宁、天津市市长张国清和河北省省长许勤四个正部级官员。

其次是小組成員的變化,增加了兩個新面孔——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學東和公安部一位副部長。

1.jpg

(國務院網站截圖/圖)

南方周末記者發現,丁學東過往履曆的關鍵詞爲“財政部”“央行”。此前,中國已經開展綠色金融的政策研究,它被視作是治理大氣汙染的重要金融工具。

而公安部的加入,一方面可以加大懲治環境犯罪的力度,另一個不能忽視的因素是,一場治理柴油車汙染的攻堅戰即將打響,而隸屬于公安系統的交通治理部門在機動車汙染源頭治理中起主導性作用。

不只是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动计划》首次将汾渭平原作为主战场,領導小組还将统筹领导建立汾渭平原大氣汙染防治协作机制。

“汾渭平原僅次于京津冀區域,是我國PM2.5濃度第二高的區域,同時它又是二氧化硫濃度最高的區域。”生態環境部副部長趙英民指出。2014年9月起,呂梁、鄭州、駐馬店、鹹陽等都会先後因大氣汙染治理不力被約談。

2.jpg

2017年霧霾下的臨汾市街頭,人們可以免費乘坐公交車。當地政府窮盡辦法,二氧化硫依旧超標。(東方IC/圖)

始于1986年的国务院領導小組

国务院的領導小組也被称作“超部级机构”,绝大部门由正国级、副国级领导人任组长。

与中央的領導小組更偏宏观差异,国务院的領導小組则针对某个特定领域而设置,好比政务公开、京津冀协同、促进中小企业进展等等,而像这次聚焦在特定地区和特定领域的小组比力罕见。

有些領導小組为常设机构,好比建立最早的国务院扶贫开发領導小組在1986年就已经出现。

也有些領導小組是临时机构,只负担某一特定时段的任务,好比在2018年5月建立的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領導小組,同样由韩正任组长。

还有一些小组,随着时代的进展而取消,工作转入相关部委,好比核电自主化領導小組、血吸虫病防治工作領導小組等。

一般而言,当某个重大任务难以由单独部门统领,就需要建立跨部门协调机制。因为级别更高,領導小組可以完成部门不行能完成的任务,也可以直接下达命令。

以国务院扶贫开发領導小組为例,既能下达通知、考核措施,也能开展督查、巡查。它下设的办公室——国务院扶贫办显然出镜率更高,上到扶贫开发的政策、规划,下到扶贫资金的分配等,都由扶贫办负责。

減排小組則在2011年審議並原則同意了“十二五”節能減排綜合性工作方案,以及節能目標的分解方案。

国务院的領導小組建立后,通常地方也会建立对口机构。2014年建立的京津冀协同进展領導小組,对口部门就有北京市推进京津冀协同进展工作領導小組等。根据这个惯例,北京、河北、天津三地或将很快建立对应的領導小組。

3.jpg

2014年4月2日,一輛汽車經過平寶線天津薊縣和北京平谷區交界處的限寬路障(攝)。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實施以來,三省市交界處的“斷頭路”和限高、限寬的“限行路”正逐漸被疏通。(新華社記者嶽月偉/圖)

協調小組前世

在領導小組建立之前,协调小组已经运行了五年。

治理大氣汙染難以獨善其身,聯防聯控的呼聲很高。在2011年PM2.5未被公衆熟知時,跨區域的美國南加州空氣治理區(AQMD)的空氣汙染防治經驗就在業內廣爲人知。

2013年9月,简称“大气十条”的《大氣汙染防治行动计划》提出,建立京津冀、长三角区域大氣汙染防治协作机制,由区域内省级人民政府和国务院有关部门到场。

一个月后,10月23日,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山东省和环境部、国家发改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筑部、中国气象局、国家能源局的负责人在北京召开首次工作会议,交流、协调与部署“大气十条”各地贯彻落实情况和冬季大氣汙染防治工作措施等。

這次工作會議开端奠定了“協作小組”的成員。由北京市市委書記任組長,副組長是原環保部和京津冀三地政府的主要負責人,小組辦公室設在北京市環保局,具體工作由北京市環保局區域協調處專門負責。

2014年3月,北京市环保局设立“大气污染综合治理协调处”。根据当时市环保局官网上的介绍,“协调处”受协作小组办公室的托付,负责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氣汙染防治协作小组办公室文电、会务、信息等日常运转工作。

協作小組召開了多次會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也曾多次出席。

4.jpg

2018年1月25日,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出席在北京召开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氣汙染防治协作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并讲话。(新华社/图)

在重大活動的空氣質量保障中,協助小組起到了統籌作用。2014年7月31日的協作小組辦公室會議,就落實細化了APEC會議空氣質量保障方案。

之后的2015年11月,协作小组的第五次会议上,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指出,通过APEC会议、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等重大活动的空气质量保障工作,越来越深刻体会到大氣汙染防治,加强组织领导是前提,区域协同是保障。

但是雖然設置了協調機構,卻並不能完全解決京津冀三地因發展階段和能源、産業結構差异,爲各自發展利益討價還價的難題。

APEC期間,京津冀單各地最初的機動車限行政策中,有的是單號單日可行駛,有的是不行行駛。重汙染天氣預警也直到2016年,標准才統一。

在目標設置上,三地程序也不一致。2017年初設置的PM2.5年均濃度下降目標中,北京是60微克/立方米;河北是66;天津則是提出完成國家“大氣十條”目標任務,下降25%。

比起目標設置、預警和應急措施,更重要的手段在于源頭管控。能源結構和産業結構調整多年,河北仍處于“开端階段”。

三地需求並不互相契合,北京需要優質的生態環境,天津意在發展濱海新區,河北則希望承接更多的資金和項目。

结构调整涉及地方经济命脉,牵一发而动全身。而此前京津冀的聯防聯控,環境部、京津冀三地政府都是部級機構,難以協調。

爲了解決協調問題,握有實權協調機構被寄予厚望。2017年8月,十部委聯合印發的《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氣汙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首次提出將設立京津冀大氣治理局,實現統一規劃、統一標准、統一環評、統一監測、統一執法。

領導小組建立后,办公室设在生态环境部,负担領導小組日常工作。办公室主任由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兼任,成员为領導小組成员单位有关司局级负责同志。

根據北京市環保局網站,局區域協調處職能是承擔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水、土壤汙染等防治協作、聯防聯控的具體聯絡協調工作;負責組織開展本市環保領域對口支援工作。



文章分類: 信息資訊
分享到: